燃文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我的同學超牛 > 22 粉墨登場
    張揚幾經打探,于黑夜時,來到了海沙派的駐地附近。

    只見海沙派的駐地周圍,有著一片片光滑如鏡的平地,每一片都七八丈見方,便是水磨的桌面,也沒有如此平整滑溜。

    這一片片光滑如鏡的平地,便是海沙派的鹽田。

    海沙派以販賣私鹽,牟取暴利,在江南一帶聲勢浩大。

    但那只是對于普通老百姓而言,放眼江湖,海沙派只能算是一個小門派罷了。

    與武當、天鷹、峨眉、昆侖、崆峒等等名門大派,完全比不了。

    張揚已修成《九陽神功》第一卷,內功達到剛柔并濟的大成境界,擁有數十載深厚功力,位列八品。

    放在武俠世界的江湖上,也已是掌門級高手。

    以他的武功,對付海沙派這種小門派,簡直不要太輕松。

    就好比青城派掌門余滄海,武功高強,輕易便滅了福威鏢局林氏滿門。

    張揚本準備,直接沖入海沙派,尋找屠龍刀下落。

    便見二三十個漢子,突然從海沙派駐地內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二三十個漢子,清一色的青布短衫褲,頭戴斗笠,又都挑著擔子,隱約可以看見,擔子中裝的都是海鹽。

    這批人走出海沙派的駐地,便往一個方向,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他們一個個行動彪悍,身形壯實,每人肩頭挑的扁擔,非竹非木,黑黝黝的全無彈性,便似一條條鐵扁擔,再加上貨物,少說也有兩百來斤。

    但他們走路,甚是迅速,健步如飛,顯然一個個都有武功在身。

    “這是要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張揚瞧得一愣,展開身形,悄然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海沙派只是江湖上的小門派而已,這二十多個身懷武功的鹽梟,怕是海沙派的大半精銳,甚至全部主力。

    這般傾巢出動,斷無是去挑鹽販賣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海沙派這是要有大動作!”

    張揚一路追蹤,心說這么巧?

    莫不是海沙派得到屠龍寶刀后,為長白三禽奪走,這是傾巢出動,準備將屠龍寶刀給奪回來?

    這時烏云滿天,星月無光,沉沉黑夜之中,張揚遠遠地跟了三四十里路,這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海沙派的鹽梟們,停在了一座大屋外。

    說是大屋,實際上卻是一座大宅。

    這座大宅子孤零零的建在野外,也不知是何人居住,大門敞開著。

    正中間那座大廳的煙囪中,正有一柱濃煙沖天而起,久聚不散。

    海沙派的幾十個鹽梟,從大門走入,四散開來,一個個都放下了擔子。

    各人拿起一只木杓,在蘿筐中,抄起鹽粒,四下撒播。

    他們所撒的鹽粒,如粉如雪,且出手時,既輕且慢,似乎生怕將鹽粒濺到身上。

    正是海沙派的標志,含有劇毒的毒鹽!

    鹽梟們將毒鹽,撒滿宅院,尤其是中間那座大屋周圍,更是撒了一層又一層的毒鹽。

    張揚藏在暗處,遠遠觀望,心下明了。

    看來自己還真是來巧了!

    直接便尋到了屠龍寶刀的下落!

    如若不錯,那名動江湖的屠龍寶刀,便在正中間那座,冒著一柱濃煙的大屋之內!

    便在這個時候,又有一個漢子,來到了大宅外面。

    這漢子隱約可見,是三十來歲年紀,一身藍衫,腳穿草鞋,身材高大,背負一把單刀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俞岱巖?”

    張揚見到藍衫漢子的模樣,心下一動。

    這個時機,與海沙派、屠龍刀一同出現,怕也就是武當派的那個悲劇人物,武當三俠俞岱巖?

    俞岱巖在武當七俠之中,排行老三,是武當祖師張三豐的第三個徒弟。

    其為人,俠肝義膽,卻陰差陽錯,得到了屠龍寶刀,又被天鷹教殷素素暗算,更陰差陽錯,被西域金剛門阿三,以金剛指力所傷,導致全身癱瘓。

    武當七俠,受張三豐言傳身教,一個個俠義過人,俞岱巖落得如此下場,可以說是實錘的悲情人物。

    便在這個時候,忽聽得遠處,馬蹄聲響,十余匹快馬急馳而來。

    蹄聲中,有人朗聲叫道:“日月光照,鷹王展翅!”

    那大宅院內,剛剛撒完毒鹽的鹽梟們,一個個大為震動,有人顫聲道:“不好,是天……天鷹教!大伙兒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話猶未畢,馬蹄聲已止在院外。

    海沙派又有人顫聲道:“走不了啦!”

    張揚瞧著十幾匹快馬,疾馳到那大宅院外,細細打量來人。

    天鷹教可是江湖大派,高手眾多,遠非海沙派這般小門派可比,你看海沙派鹽梟們的驚駭模樣,便可知一二。

    海沙派、俞岱巖、天鷹教,幾乎不分先后,為屠龍寶刀而來。

    好戲已然開始!

    那先一步來到宅院外的藍衫漢子,聽到天鷹教的人到來,身形一閃,沒入暗中。

    他本來正在趕路,要趕回武當山,給師父張三豐祝賀九十大壽。

    卻不料在途中,遇到了這海沙派的幾十個鹽梟,見他們鬼鬼祟祟的,不似要做好事的樣子,才心下一動,跟過來瞧瞧。

    若是這些鹽梟們傷天害理,不做好事,他便要出手,行俠仗義。

    豈料這些鹽梟們,來到這座大宅內,竟開始四下撒播毒鹽。

    更讓他沒有料到的是,又有天鷹教的人到來。

    對于天鷹教的名號,他因不常在江南一帶走動,而武當山遠在湖北,因此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只是見到這些鹽梟們,竟然聽到天鷹教的名號,就嚇成這個樣子,他也是驚奇得緊。

    他閃身藏入暗中觀察。

    張揚更是遠遠潛伏。

    他們卻都是跟著海沙派的鹽梟們而來。( 我的同學超牛 http://www.enunwh.tw/17_17117/ 移動版閱讀wap.ranwenw.com )
下载欢乐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