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網 > 其他小說 > 獵諜 >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發現大魚
    這下可是抓著大魚了!新田義,就是胖子身邊那人的名字,如果唐城不是有洞察術技能,可能永遠都不會想到這個看著長相和善的中年男子,會是個日本人,而且還是特高科在川地的一個重量級人物。唐城的窺視很有技巧,并沒有傻愣愣的一直盯著樓梯上下來的這幾個人看,眼神只是一掃而過,唐城便將視線著落在身前的酒樓伙計身上。

    正順著樓梯從2樓下來的新田義,被唐城使用洞察術探查身份的時候,只是微微感到不適,只是等他抬頭四顧的時候,卻并沒有注意到唐城。唐城身前的酒樓伙計,為他提供了很好的掩護作用,以至于新田義幾人都已經順著樓梯下到一樓大堂里了,也還是沒有發現唐城正在暗自觀察他們幾人。

    發現大魚目標的唐城,沒有絲毫遲疑,馬上用內部手語,給大廳里另一個位置的隊員打去手語,后者心中領會隨即起身走出酒樓。幾息之后,已經快走到酒樓門口的新田義忽然頓住腳步,心有所悟的猛然回身,視線緩緩掃視酒樓大廳,卻還是沒有發現有可疑之人。暗自狐疑的新田義強行控制自己的心緒,多年的情報工作生涯,新田義從不懷疑自己對危險的預感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,在自己從酒樓的2樓下來之后,短短的一支煙時間之內,他居然連續兩次預感到危險逼近,結果卻什么都沒有發現。新田義不覺著自己是太過敏感,實際上,正是因為他對危險有種遠超常人的敏感,才會數次跟危險擦肩而過,所以,新田義并不會覺著自己今天是大驚小怪,反而認為自己可能已經陷入麻煩之中。

    生性多疑的新田義并沒有當面表現出來,只是在離開酒樓之后,他謝絕了身邊之人相送的好意,而是獨自一個人順著酒樓門外左側的街道一路向東走了。反偵察,是幾乎每個執行任務的情報人員必備的手段,新田義此刻選擇步行,便是打的這個主意。新田義雖說心中高度警惕,可他并沒有表現的很是慌張,畢竟重慶他已經來過多次。

    雖說不如重慶本地人對這座山城的熟悉,但新田義卻自認對這座山城,已經了解的七七八八?此普5捻樦值酪宦废驏|步行,快要走到前面街口的時候,新田義突然停在街邊一家鞋店門外,借助鞋店臨街的玻璃櫥窗,新田義可以很好的確認身側周圍是否有可疑的人出現。新田義這一手,是情報人員慣用的手法,不過確認的結果卻令新田義有些失望,因為他什么異樣都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沒有發現異樣,新田義的心卻更加高懸起來,他反而認為危險已經更加逼近了自己。不同于一般的情報特工,新田義在戰事爆發之前,就曾經在南京、北平等地執行過多次任務,在特高科系統內部,也算是為數不多的中國通老手。軍統還是前身藍衣社的時候,但是還算年輕的新田義就曾經在北平跟他們交過手,對于中國情報機構的能力,新田義從不認為低弱。

    現在應該怎么辦?已經緩步轉過街角的新田義,一邊繼續留意身側周圍的動靜,一邊暗自在心中快速思索起對策來。是應該找個合適的地方繼續兜圈子,還是該馬上去碼頭離開重慶呢?新田義的腦海中,很快有了兩個截然不同的選擇,一個是跟危險正面對抗,另一個則是放棄任務遠離危險。就在新田義暗自思索對策的時候,一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,從街道對面騎著自行車快速遠去。

    “三叔,叫三嬸幫個忙,馬上有個身穿淺色長衫,手里拎著支棕色公文包的中年男子從左邊街道過來,上面要咱們盯住他!毙绿锪x離著下一個街口還有一段距離,先前超過他的那個騎車學生,此刻已經停在了街邊的一間水果店門口,正語速很快的跟水果店的老板低聲交談。等著新田義走到水果店這里的時候,正好能看到騎車的學生正在將買好的水果裝進車筐里,而水果店的老板娘一手挎著竹籃一手牽著個小姑娘走出水果店,像是準備出去買菜的樣子。

    水果店門口的這一幕,都太過平常,新田義只是隨意掃了一眼,便沒有再注意水果店門口的這幾個人。實際新田義并不知道,這家水果店的店主夫妻和那個騎著自行車的學生,都是搜索隊的家眷,新田義離開酒樓的時候,沿路跟搜索隊有關的店面,就已經像是接力賽一樣,按照搜索隊的城市緊急預案,對新田義展開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跟蹤和監視。

    走過水果店的新田義,并沒有懷疑遠遠墜在他身后的那對母女,畢竟沒有哪個跟蹤者還會專門帶上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姑娘在身邊。不過新田義還是保持著必要的警惕,走到街道中段的時候,他故意進了街邊的一家店鋪,一路尾隨在他身后的那對母女,就在他的目視中,說說笑笑的順著街邊走了過去,直到新田義看著那對母女進了一家雜貨鋪子。

    看來是自己多疑了!親眼看著那對母女進了雜貨鋪子,新田義這才算是消除心中的狐疑,同時也因為自己的慌亂和沒來由的猜測感到羞愧。半個小時之后,一連步行連續走過多個街口的新田義,百分百確認自己并沒有被人跟蹤,這才終于進了一家叫鴻運的旅店,他來重慶的兩天,一直都住在這家鴻運旅店。

    “隊長,查到了,那人住在前面不遠的鴻運旅店,咱們的人親眼看著目標進入的!碧瞥堑热苏樦诸^留下的記號一路尾隨,卻忽然接到了確認目標落腳點的消息,唐城聞言不由得心中大喜。經過一番思量,唐城決定還是就此事給張江和打個電話過去,畢竟這個叫新田義的日本特務身份不簡單,張江和也需要一份大功勞,好讓軍統總部那些人改變態度不再打壓。

    “叔,你先別問其他的,能不能先派人過來?我這邊還有其他的案子,手頭上的人實在不夠用!你說的可都是大實話,如果不是為了通過這個目標吊出其他目標,只是抓人的話,我才不用找你借用人手呢!行了,行了,我都知道了,只要你派了人來,這案子就算咱們兩家聯合查獲的,行,大頭算你們重慶站的!

    唐城在電話里跟張江和討價還價一番之后,最后決定對這個新田義實施全天24小時的不間斷監視,畢竟此人身份不簡單,唐城還想通過此人查獲更多潛伏在城中的日偽特務和叛徒內奸。半個小時之后,唐城花費大價錢,在鴻運旅店對面和后門分別找到了兩處合適的監視點,不管這個新田義走旅店的正門還是后門,都逃不脫被跟蹤的下場。

    “老福,你馬上派人把這幅畫像送回軍營,叫人馬上翻拍沖洗出來,要確保咱們的人和重慶站的外勤人員每人一張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,這個人就是咱們搜索隊最最重要的目標!睆埥团沙龅娜诉沒有感到監視點,唐城就已經用素描的手法,很快畫好了新田義的肖像畫像。城里到處都是搜索隊和重慶站的外勤,只要他們人手一張新田義的素描照片,相信被嚴密監視中的新田義插翅難逃。

    此刻已經回到旅館的新田義,還是沒有發覺危險已經籠罩住了自己,靜下心來的他,正在盤算這次的任務。剛才在酒樓里跟那個內線的接觸,實際并不算成功,因為新田義提出的幾條要求,對方只是含糊其辭,并沒有正面做出保證。新田義倒是也不害怕對方會反水供出自己,因為那名內線有把柄在特高科手中,鬧翻了臉,只會令那名內線身敗名裂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點的過去,張江和派來的人也終于趕到監視點,唐城隨即將四處監視點一分為二,重慶站和搜索隊各自負責兩處監視點。交代完了注意事項之后,唐城并沒有等著親自送畫像回軍營的老福返回監視點,便選擇了單獨離開。離開監視點的唐城順著街道走出一截之后,才忽然想起許還山還被自己安置在高升旅店里,不如就這個時候過去看一看自己的這個老熟人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只是等唐城趕到高升旅店,卻被告知許還山第二天就已經離開,唐城聞言心中明白,應該是重慶地下黨組織的人接走了許還山。就是不知道許還山有沒有把自己的情況透露給重慶地下黨的人知道?唐城不擔心許還山的安危,反倒有些擔心許還山會泄露自己的情況給重慶地下黨組織。

    來自后世的唐城,知曉就憑自家老爹的軍統身份,和家中的那枚勛章,自己今生有很多事情都是不能接觸的。況且自己這一路走來,也不希望有事情威脅到家人和親友的安全,許還山選擇而來主動離開也不是一件壞事,至少自己不用擔心會被重慶站知曉他的存在。( 獵諜 http://www.enunwh.tw/14_14820/ 移動版閱讀wap.ranwenw.com )
下载欢乐彩官网